日前,美国科学家扎沃洛科夫(Alex Zhavoronkov)在国际顶级期刊《Aging》杂志上发表论文呼吁:应该启动以改善老年人免疫系统为目标的全球创新战略,利用目前已知安全有效的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成果如NMN(β-烟腺胺单核甘酸)等,协调中老年人的免疫系统,以应对病毒大流行可能带来的死亡威胁。

  NAD+是人体自有的、细胞生命活动的上千种酶不可或缺的辅酶;NMN则是NAD+的前体物质,2014年起,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耶鲁大学、华盛顿大学、日本庆应大学等世界顶尖研究机构持续研究证实:NMN具有延缓衰老、延长寿命的潜力,并能使与人体相接近的哺乳动物寿命延长30%以上,NMN也是目前市场广受追捧的日本新兴和、美国瑞维拓等“续命神药”的关键成分。

  扎沃洛科夫的研究称,人类免疫细胞的活性和数量衰退从生长旺盛的青年时期就已经开始,从30岁开始,胸腺就会开始萎缩,这种变化将导致T细胞等免疫细胞比例失衡,到了40或者50岁时,T细胞进一步减少至20岁的1/10。人体的免疫应答降低,出现“免疫衰老”现象。随之而来的是,中老年人群疾病暴露风险升高,在疾病前显得极其脆弱。

  

 

  此次新冠大流行中也显示这样的数据支撑:老人集中的养老院成为重灾区。在欧洲,11万新冠死亡者中多达半数发生在养老院等长期护理机构,西班牙死亡病例70岁以上的老人更是高达87%;在美国,长期护理机构死亡人数高达万人,弗吉尼亚州养老机构内的老人死亡比例竟然超过了1/4。

  进一步研究得出结论:年龄越大,免疫系统越弱,并发症越多,死亡率越高。

  研究者认为:其实并发慢性病可能不只是新冠患者死亡的一个原因,更是其生物衰老和免疫功能降低的标志和结果。年龄并非衡量老人健康的唯一标准,“免疫衰老”才是新冠老年群体高死亡率的主因。一个80岁的老人,如果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可能比一个60岁的普通人更能抵抗病毒的感染。

  “免疫衰老”还会给老人带来另一个严重的后果:随着年龄的增长,免疫细胞传递防御信息的速度将减慢,其关键角色是一系列引发炎症的细胞因子,它们将攻击肺部,导致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这也是造成新冠患者死亡的常见原因。

  “免疫衰老”还意味着,那些在新冠感染中幸存下来的老人将缺乏抵挡病毒二次侵袭的免疫能力,他们比年轻人拥有更弱的“免疫记忆”,在新冠病毒卷土重来之时,他们比年轻人的免疫能力会差很多。

  面对疫情全球蔓延、死亡率直线攀升,许多人寄希望于疫苗早日问世。扎沃洛科夫警告称,30岁后,人体免疫应答伴随着免疫系统的衰退而降低。而注射疫苗依靠的恰恰是人体的免疫应答,只有当免疫应答足够强时,免疫系统才会与疫苗发生恰当反应,进而接种成功。在中老年人免疫系统功能低下的情况下,即使接种成功,疫苗最终对中老年人的保护能力也将非常有限。此前,流感疫情曾在接种率超过98%的养老院中爆发的记录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由于中老年人群面对病毒攻击畸高的致命率、重症率、死亡率,优先改善其“免疫衰老”迫在眉睫。中国科学家钟南山、张文宏也不约而同地表示:强大的免疫系统才是对抗病毒的根本。

  “现在到了开发老人应对病毒攻击的创新策略的时候了”,扎沃洛科夫建议:利用目前已知安全有效的NAD+增强剂(如NMN等),或许是一种更好的预防策略。

  扎沃洛科夫呼吁,国际应加速补充NAD+对新冠的研究。一方面,科学家发现新冠病毒的感染会加剧NAD+损耗;另一方面,补充NAD+通过活化长寿蛋白sirt1可间接影响免疫主力军T细胞亚型数量,改善中老年的免疫系统。

  事实上,自1904年被发现以来,NAD+研究始终成为学术界的大热门,先后诞生6位诺贝尔奖获得者。2016年,学术界两个最权威学术期刊《自然》《科学》几乎同时将NAD+列入抗衰老十大突破研究成果。

  

 

  据《科学》网站报道,2018年2月,哈佛大学布莱根妇女医院发表的一项研究,证实NAD +通过肥大细胞(广泛分布于皮肤及内脏粘膜下的微血管周围,分泌多种细胞因子,参与免疫调节)来调节CD4+T细胞(CD4+T细胞是人体免疫系统中的一种重要免疫细胞,艾滋病病毒攻击对象就是CD4+T细胞)的新途径,特别强调:NAD+在先天和适应性免疫应答中具有突出作用。

  研究人员还进行了单核细胞增多性李斯特菌临床感染试验:结果表明,与未治疗组相比,使用NAD+干预的小鼠存活率显着提高。

  南卡罗来纳医科大学另一项研究也显示:增加NAD+可能是改善任何T细胞亚群功能的关键。NAD+作为不可或缺的燃料可以在体内通过激活长寿蛋白sirt1,从而修复受损的免疫细胞和人体细胞,增强细胞的免疫活性。

  不过,和免疫系统衰退几乎同步的是,随着年龄增长,NAD+的分泌量会逐渐衰退,特别是30岁后,人体器官内部的NAD+迅速衰退,由此引发长寿蛋白sirt1修复细胞的能力迅速下降,细胞因而迅速老化进而凋亡,衰老由此发生。

  

 

  2014年,哈佛大学等机构研究发现:口服NMN可以迅速提升体内NAD+水平,进而提升长寿蛋白sirt1修复免疫细胞和其他细胞的能力,从而逆转细胞衰老、提升细胞的免疫能力,这也是瑞维拓等NMN产品发生作用的核心机制。

  事实上,NMN尚在实验室中,已经被渴求长寿的富商巨贾、技术精英所追逐,其年服用成本高达150万/人。在病毒面前,富人更是无时无刻不在滥用其资本和科技垄断特权。路易斯安那州有60%死亡病例为处于社会底层、缺乏健康管理的非裔美国人,而其人口占比仅为14.6%。而精于健康管理的富商巨贾不但占据检测的优先权,还不断增添武装加持自身的免疫系统。90岁的巴菲特佩戴自己投资的比亚迪专供的口罩,T恤上任性地写着:“我希望永远活着。”

  

 

  事实上,在市场风云变幻的近年,巴菲特宣布与亚马逊、摩根大通合作进军生命健康领域,并通过其旗下McLane已抢先联手美国生物科技公司Herbalmax,后者恰是哈佛NMN技术成果Reinvigorator(瑞维拓)的品牌拥有方,资本大鳄的进入加速了前沿长寿技术的迅速下沉,全球首款低于2000元平价版成熟型NMN产品瑞维拓被京东、天猫等国内电商平台引入中国市场,“富人专享”的福利不再神秘。

  扎沃洛科夫建议:可依托NAD+,利用整合的AI和人类数据,实现最优化策略来恢复老年人的免疫功能。最终有益于全球中老年的长期健康和长寿。

  2020年伊始,逆转衰老技术入选业内风向标的麻省理工学院“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在被问及预测这个榜单未来几年的评选结果时,评委比尔·盖茨称,“我敢打赌,对抗衰老和与衰老相关的慢性疾病将会成为一个重要主题”。